王者荣耀艾琳内裤裙底,先有好丈夫,才有好妻子,说的太有道理了!

先有好丈夫,才有好妻子!说的太有道理了

1

第1章

传说中,伟人即将诞生之时,天空上会闪烁着明亮的新星,指引智者寻找伟人的踪迹。

赤炎帝国偏西边界处,麦田边缘的农庄上空,一颗闪烁着艳红光芒的新星飘浮在空中,照亮被麦田包围的破旧农舍,彷彿指引人们这里正有伟人诞生。

只是,农舍内发出的声响,却不是某个贫穷妇女在生育小孩,而是……

‘叫啊,你再叫啊,帝国法律让姐有权利向任何男人要“种子”,再不配合,小心你的家人。’农舍内,身穿裙装战甲的女骑士,抬起脚上的金属马靴,一脚踩住躺在地上的英俊农夫,逼迫他履行义务。

赤炎帝国位于欧克大陆的中心点,被周边无数大小国家包围,战乱四起,却由这支女性组成的赤魔骑士团所守护,始终屹立不倒。

这支骑士团之所以能打败周边国家,主要原因为诅咒,一个不可思议的诅咒,让女骑士身体出现特殊魔法保护,遭到的物理与魔法攻击皆可快速复原,进而成为欧克大陆最为恐怖的不死军团。

不过,世间万物皆有定律,她们得到无敌能力的时候,也失去了家庭的温暖,终生不得结婚,不能与同一个男人同房两次,否则便会诅咒解除,身体迅速老化。

所以,帝国为了让这不到五百人的骑士团尽力效忠,延续后代来继承骑士团的位置,下达了特殊命令,在帝国之内只要赤魔骑士团看中的男人,不管是否已婚,都必须屡行男人的义务,否则抄家灭族。

因此,女团长卡翠娜·史达带领赤魔骑士团结束一场战斗之后,返回帝国首都卡沙的途中,见到令她心仪的男人,便改变行程,要求对方履行播种的义务。

这时,被制服在一旁的女子终于看不下去,生气地道:‘为什么选择雷特?’

被踩在脚下的农夫雷特,双眼上望,发现女骑士裙底空无一物,导致气血上涌,下身产生特殊反应。

所以,雷特由原本的抗拒转变为顺从:‘对不起,丽娜,我不履行义务,她们会伤害你,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让它发生,请原谅我。’

身为妻子的丽娜,听见丈夫雷特的背叛话语,心碎地流下了眼泪:‘为什么?难道你真的要……’

颈边架着两把锋利刀刃的丽娜,见到女骑士开始脱下裙装战甲,双眼睁大地看着丈夫雷特,吞下未出口的话语。

望着满脸泪痕的丽娜,感到对不起她的雷特说道:‘我愿意履行义务,请放开我妻子。’

身为男人不能抗拒卡翠娜的诱惑,不能逃避义务,却能让妻子回避这段过程,才会开口让她把妻子放开。

听见雷特的要求,卡翠娜点头说道:‘菲亚娜,你带她出去。’

于是,农舍内的骑士团成员退了出来,牢牢地守在农舍四周,以防无关人员闯入农舍,打扰卡翠娜的好事。

当远方晨光初现,大地渐渐苏醒之时,飘浮在农舍上空的红色魔法火球慢慢熄灭,身穿整齐战甲的团长卡翠娜,走出农舍问道:‘还有人想要这个男人吗?’

由于雷特这一夜的表现不错,令卡翠娜感到很满意,才会询问手下,是否也有人要他履行义务。

女骑士们互相看一眼之后,摇头说道:‘还是快点回卡沙吧,皇帝等待着我们的报告。’

卡翠娜抬头看向微亮的天空,翻身跳上坐骑:‘走,回去报到了。’

于是,赤魔骑士团就这样抛下相拥哭泣的雷特夫妻,离开了农舍,向着帝国首都卡沙前进。

一年之后……

夕阳渐渐西下的时刻,一骑红色快马急急赶到农舍,宣布道:‘雷特,来自帝都的命令,立即出来迎接。’

当雷特与丽娜来到特使面前时,却见他将装有婴儿的篮子递出来:‘这是你的小孩,由于是男婴,特别转交给你抚养。’

接过篮子,雷特夫妻俩脸色难看地问道:‘如果我们拒绝扶养,会怎么样?’

特使:‘扶养,每个月国家会付给你们两个金币的教育补助,直到十八岁为止,拒绝或是小孩死亡,所有福利取消,没收农地。’

后面的话语夫妻俩没有听到,他们光是听到每个月有两个金币补助,已经兴奋地点着头:‘没问题,小孩交给我们吧!’

见到这对夫妻的反应,特使有点不放心地将证件资料交给他们:‘小孩名叫莱克·史达,以后拿着魔法身份牌去最近的城镇领取补助。’

‘真是来的及时,否则肚子里这个就没办法养了。’特使离开之后,丽娜手抚微凸的肚子,看着篮中熟睡的小孩,小心地拿着篮子,走进了农舍之中。

时光匆匆,十六年之后……

烈日照耀,黄色麦穗在微风的吹动下飘摇,身穿魔法学徒长袍的十五岁女孩,高兴地在麦田小道中奔跑:‘莱克哥哥在哪里?我回来找你了。’

嘴角咬着麦穗躺在牛背上,双手正在练习火球魔法的莱克,闻言熄灭手上的火球,起身说道:‘奇怪,芬克斯不是和妹妹艾琳一起在魔法学院上课吗?怎么跑回来了?’

躺在大牛身上的莱克·史达,由于血脉关系,本身拥有强大的潜力,却因为父母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弟弟与妹妹身上,迫使身为长子的他,放弃学习魔法与武技的机会。

毕竟,拥有赤魔骑士血统的莱克,继承了史达姓氏的同时,也继承了魔法与武技的潜能,在他十岁的时候,收到帝国送来大量学习教材与消耗物品。

可是,这些消耗类的启发材料,却被分给小他一岁的弟弟与妹妹,令这对双胞胎在不知情的状况下,使用这些材料启发了他们的能力,男的是武技,女的是魔法。

当魔法学院派人来到这里测试莱克的能力时,才发现这件事情:‘这个小孩可惜了,潜力那么大,却错过了启发时间。’

于是,被认定无法学习魔法与武技的莱克,只能将入学的机会让给弟弟与妹妹,自己乖乖地成为一个农夫。

没想到,某夜,父亲对母亲说起这件事情时,母亲竟然绝情地说出他不是亲生儿子,决定在他十八岁那年驱赶他离开,莱克才知道自己不是这个母亲所生。

‘那个每年送来礼物的神秘人,才是亲生母亲!’心中震惊的莱克,接受不了这种打击,默默地掉下眼泪,转身冲进附近的山区之中。

他在山中小溪遇见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牛,受伤倒地无人理会,心生同情之下为牛疗伤:‘你和我一样都是被人抛弃的,我们就做个难兄难弟吧!’

于是,平复心中伤痛的莱克,每天偷偷割下麦子,送到山中喂食这只小牛,直到它痊愈之后才分别。

没想到几天之后,这只小牛却带着牛妈妈来到麦田边缘等待自己,令他误会地说道:‘小牛,田是我父亲的,不能再割麦子给你吃了。’

以为它们来要麦子吃的莱克,绝对没有想到,被他救了一命的小牛,竟然一个火焰魔法将他手脚烧伤,令他倒地昏迷。

当他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傍晚,却发现被烧伤的手脚好了,身体中还多出奇怪的东西:‘这种感觉,好像魔法教学水晶中的魔法能量。’

莱克带着疑惑,快步跑回家中拿起教学水晶察看内容。

他发现竟然被启发了火系魔法能力,可以依照水晶里面的画面,自学魔法:‘难道大牛是火系魔兽?少数能帮人类启发魔法的火系魔兽,下次见面真该谢谢它。’

火牛,外表与牛一模一样的魔兽,拥有饲养牛的温驯,也拥有魔兽的魔法能力,可以喷发火焰或是火球来攻击敌人。

欣喜之余,莱克想到母亲打算十八岁时赶走他的话语:‘不行,这是我离开之后的生活依靠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。’

于是,知道自己不能入学,不能继承这块田地的莱克,下定了决心,绝对不透漏出会魔法的事情,才会找机会接近邻居家的女儿芬克斯,从她口中问出学习魔法的过程与资料。

毕竟,这个小女孩是因为他的关系,才被魔法学院来人看到,发现她拥有不错的魔法潜能,拿出启发材料来帮她启发魔法能力。

这不,对魔法敏感的小女孩,顺着火系魔法的能量跑了过来,到处张望:‘莱克哥哥不是在练习魔法吗?怎么没有看到魔法?’

莱克笑着跳下火牛,回身轻抚着火牛颈脖:‘大牛,今天我有事先走了,你也回家吧!’

送走火系魔兽之后,他才回头对着芬克斯说道:‘我哪会魔法,那是大牛在玩火球。’

同样知道大牛是魔兽的芬克斯,奇怪地看着远去的大牛:‘莱克哥哥好厉害,竟然能驯服魔兽。’

当初,这只火牛离开半年后,再度回到麦田找他时已经长大,差点令莱克认不出来,经过半天驱赶后才从伤处认出了它,也就从那一天开始,每天大牛都会来到麦田陪他。

所以,莱克笑着说道:‘我救过它,否则它才不会理我呢,倒是你,不是在上学吗?怎么跑回来了?’

芬克斯脸色不开心地说道:‘老师说战争要开始了,让我回来询问要不要参军。’

莱克感到很奇怪:‘你不是魔法学徒,为什么要当兵?’

由于莱克的父母特意忽略他的教育,令他到了十六岁还不认识字,更别说了解赤炎帝国的征兵制度,才会傻傻地问出这个问题。

还好,芬克斯没有生气,为他解说:‘帝国面临大型战争,会要求领地内的每户家庭,派出一个人参军。’

由于赤炎帝国的规定,面临大型战争的时候,可以从每户人家中征召一个兵员,不论性别、年龄与职业,芬克斯才会从学校回来,跟家人讨论是不是让她代替什么都不会的哥哥参军。

毕竟,什么都不会的人,进入军队之后根本没有时间训练,只能成为战死率百分百的炮灰。

听到这些话,莱克黑着脸:‘看来,我也要去参军了,你还是快点把学到的东西教我吧,不然真的死定了。’

于是,芬克斯就在麦田边缘,将学到的魔法基础教导给莱克,顺便演示魔法的使用给他观摩,直到傍晚之时才被他送回家。

当莱克回到家门口的时候,听到父亲雷特在屋内大吼。

‘不行!莱克什么都不会,绝对不能让他去参军。’

母亲丽娜生气地说道:‘我管他去死,反正都快十八岁了,让他去就行,我不准女儿去参军。’

还没有进到家门的莱克,听到父亲为了不让他参军而与母亲吵架,心中升起点点甜蜜的感觉:‘毕竟是我父亲,还是不要为难他了。’

正想要进屋说愿意去参军时,莱克忽然听到妹妹说:‘妈,我是魔法学徒,战斗时躲在军队后方,有事绝对先撤离,让我去吧!’

这话,让莱克停下脚步想着:‘果然没有白疼她。’

只是,心中正在感动之时,听到母亲说道:‘安全,没有人比莱克安全,他妈妈就是赤魔骑士团团长卡翠娜·史达,谁会比他安全。’

屋内的人认为莱克亲生母亲是团长,凭着他的姓氏一定能得到优待,转而一致同意让他去参军。

知道家人已经决定一切的莱克,转身走向山区,来到当初遇见大牛的小溪边,望着天空发呆:‘原来我的母亲地位那么高。’

这是他长这么大,第一次听见生母的名字,知道生母的身份,心中产生点点恨意:‘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?难道见我一面这么难吗?’

想到这里,他心中出现强烈的愿望:‘或许参军之后,能见到她吧!’

有了决定之后,莱克的心情轻松了起来,说道:‘大牛,怎么还没有回家?’

‘哞’大牛叫了一声之后,走到莱克身边,用脸颊轻摩着他。

莱克笑着说道:‘大牛,我要去参军了,以后不用来找我了。’

不知大牛是否听懂了他的言语,理解他话中的意思,它双眼流下了不舍的泪水,用脑袋厮磨莱克的胸口。

一人一兽就这样静静地相处到天际出现微光之时,莱克才起身说道:‘我要走了,以后偷吃麦子要小心点,别被抓了。’

‘哞’

在大牛的送别下,莱克慢慢地走回农舍,直接回到自己房间,收拾东西。

准备离开的时候,见到父亲与弟妹站在房间的门口,莱克主动开口说道:‘什么都不用说了,昨晚你们的讨论我有听到。’

见到儿子理解自己的痛苦,雷特拍着他的肩膀,说道:‘原谅我这个不尽职的父亲。’

说完,他回身离开房门口,只留下苍老的背影在莱克眼中。

接着,妹妹艾琳开口说道:‘哥哥,这是我连夜制作的幸运符,给你带着。’

虽然艾琳只是一个半吊子魔法学徒,却已经学会简单的幸运符制作,连夜制作这个未经测试的符咒,戴在莱克的颈肩。

莱克笑着说道:‘你的心意我收到了,这个符咒一定会成功的。’

艾琳笑着说道:‘放心吧,哥哥,这个符咒是我用尽全部心力制作的,你不能离身哦!’

接着,弟弟也拿出一块护心甲,说道:‘哥哥,这个护心甲给你,一定要戴好。’

虽然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,在不知情下被弟妹瓜分,莱克心中却没有讨厌他们的想法,毕竟都是一起生活长大的,一切的过错都是母亲。

于是,告别了家人,轻抚着红色幸运符与护心甲,莱克笑着走出家门,向着最近的征兵点前进。

‘是该离开了,以后大概没有机会再见到他们了。’

渐渐远离的莱克,心中忽然有种永远不会回来的预感,却没有回头再看在这里长大的农舍一眼,便踏上离家的道路。

带着诀别的心踏上小道,莱克见到身穿魔法学徒长袍的芬克斯,背着行李在路边等着他。

‘莱克哥哥,我们一起出发吧!’

莱克笑着接过她身上的行李:‘这是去参军,你带那么多东西作什么?’

芬克斯一脸自豪地道:‘我是魔法师军团的成员,东西当然要带上自己的。’

于是,他们就在路上一边讨论着魔法的使用,一边走向最近的征兵点。

直到下午,看到远方城镇时,芬克斯深吸一口气之后,脸上微红地拿出魔法笔记:‘老师说这个绝对不能给外人,以后没有时间教你魔法了,而且哥哥也不是外人,我……’

她后面的话越说越小声,莱克几乎听不见。

等到她说完之后,莱克笑着说道:‘自己收好吧,我不识字,拿着也没用。’

听到这话,芬克斯那红成苹果一样的脸蛋,转紫成黑,泪水含在眼里,向着远方的城镇跑去:‘莱克哥哥最坏了,竟然不顾人家心意说出这样的话来。’

整天和魔兽大牛在一起的莱克,根本就不知道男女相处的方式,呆呆地拿着芬克斯的行李,看着她跑掉:‘我确实不认识字啊!难道这也说错话了?’

想了半天,依然不知自己错在哪里的莱克,看着芬克斯跑进城镇之后,才摇着头说道:‘算了,先去报到再说,等一下道个歉就好了。’

这个城镇本来就是一个小市集,附近农民的产品都会送到这里集中贩卖,由于收成期未到而显得异常冷清,只有征兵点热闹地挤满许多人。

‘莱克哥哥,我在这里,快点过来。’

当莱克走进报到处时,见到芬克斯高兴地对着他招手。

报到处排满了人,却只有芬克斯站立的地方冷冷清清,莱克感到奇怪地走过去,将行李交给她:‘这里只有你一个?’

芬克斯有点高兴与自豪地说道:‘你不知道魔法师很稀少的吗?这附近参军的只有我一个。’

了解魔法师参军的福利后,莱克笑道:‘那你登记吧,我也要过去排队了。’

他说完要走,却被芬克斯拉住:‘你拉着我做什么?’

芬克斯指着登记处的牌子:‘上面写着,魔法相关职业与拥有姓氏人员专用通道。’

经过芬克斯解说,莱克才知道,原来平民不能拥有姓氏,只有贵族与他们的后代才能拥有,国家为了鼓励人民上进,都会在各种为国家效力的单位,开通些微的福利,令人民知道,只要尽力为国家效命,你也有机会成为贵族。

于是,莱克笑着说道:‘那我们去报到吧!’

报到处确定芬克斯的魔法学徒身份,验过莱克的血液,确定他的姓氏登记在案后,笑着将两个特殊人物请进休息室,接着回身继续为后面的人员登记。

半夜,登记完成的人员,被送上准备好的马车,连夜将他们送到帝都卡沙。

经过三天的赶路之后,莱克他们抵达了帝都卡沙旁边的军事营地。

负责领导车队的军官下车吼着:‘所有人下车,魔法职业到右边报到,其他到左边排队,有姓氏的到中间来。’

下车之后,莱克见到远处不断有马车载运新兵抵达,赶紧依照军官的说明走向报到处:‘芬克斯,你也快点去排队吧!’

刚走到中间队伍的莱克,还来不及放下手上的东西,队伍前面的人员便回头说道:‘竟然还有个农夫呢,我姓赖特,你呢?’

见到整个队伍都回头看着他,莱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:‘莱克·史达。’

‘史达!团长竟然找上农夫生小孩!’

人们吃惊地吼叫着,不知情的莱克,有点不服气地说道:‘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有的人喜欢粗壮,有的人喜欢斯文,各有喜好嘛!’

就在人们无言之时,登记人员拿着登记簿走到队伍前方说道:‘注意,会武技的站左边,会魔法的站右边。’

瞬间,队伍立即分了开来,只留下不知所措的莱克站在原地,很小心地举手问道:‘我种田很厉害,该站哪边?’

顿时,所有人脑中只有无数的‘……’。

2

第2章

在赤炎帝国的福利下,不管是否为赤魔骑士团的后代,只要拥有姓氏就可以享受免费的教育,即使潜力再低都能被开发出魔法或是武技的斗气潜力。

这时,人们眼前却出现一个自称种田很厉害,而且还是拥有史达姓氏的小农夫,令登记人员呆住片刻才反应过来:‘不可能!帝国怎么可能放任你不管?’

然后,一堆登记人员冲了过去,拿起大量测试装备,在莱克身上到处扫瞄,以确定他是否能使用魔法或是武技。

折腾半天之后,登记人员脸色发白地吼道:‘什么!你竟然没有被启发斗气潜力与魔法能力!’

惊讶与不解,出现在人们的脸上,甚至刚才和莱克打招呼的布鲁克,都好奇地来到他身边问道:‘你父母不知道,没有给你启发魔法与斗气潜力,会被帝国通缉的吗?’

以前也发生过帝国的福利被滥用,导致帝国特别规定,特意虐待或是剥夺赤魔骑士后代权利者,需遭受法律制裁。

感到很无奈的莱克,不想父亲受到处罚,假装一脸心痛地说道:‘当时年纪小,拿到材料时被弟妹当玩具用掉了。’

他没有说出实话,即使他对母亲很痛恨,对于弟妹却有着深厚的感情,最多就是想要毒打一顿不知情的弟妹而已,绝对不希望他们遭到帝国的通缉,才会说谎,表示自己不想追究这件事情。

听到这话,感到全身无力的布鲁克问道:‘你该不会连字都不会写吧?’

莱克有点脸红地点头:‘我种田很厉害。’

‘砰!’

周边拥有姓氏的人员,直接躺倒在地:‘天啊!这已经算是抄家灭族的大罪了,你竟然能容忍下去。’

对于莱克这种容忍态度,周边人员心中产生佩服的想法,这事发生在他们身上,绝对向帝国求救,而不是放任父母欺负自己。

面对一堆佩服的眼光,莱克脸色黑暗地说道:‘这些就算了,还是告诉我该进哪个部队吧!’

当初,这些事情他也是经过许久才平复了下来,现在又被提起,感到心中有点郁闷,想快点转换话题,以防自己一时忍不住而上报帝国。

登记人员讨论片刻,对着莱克问道:‘你真的不打算上报?’

见到莱克摇头,登记人员拿出调配令说道:‘根据贵族法令,你可以成为小队长,但是你不会武技与魔法,只能将你分配到长枪营。’

听到长枪营,布鲁克首先跳起来吼道:‘不行!怎么可以将拥有史达姓氏的人员分配到炮灰营去?’

周边同样来自赤魔骑士团后代的贵族们,都发出抗议之声,令登记人员有点棘手地说道:‘没有办法,这是帝国法律规定,除非他能使出小魔法,我才能把他弄进魔法师军团。’

布鲁克还想为莱克争取之时,心中有点感动的莱克拉住他,说道:‘谢谢你,不要让他们为难了,我去就是。’

事主都同意了,他们也没有什么话好说,纷纷摇头看着莱克接过分配命令,进入军营寻找自己的驻地。

经过布鲁克的说明,得知自己其实是被抛弃,加上被打入传说中的炮灰营,莱克大脑浑浑噩噩地无法思考,只能下意识地走向登记人员所指地点,将调令交给长枪营的守卫。

督战军官将他领进帐篷内,说道:‘你的队员还没有报到,先休息吧!’

随便躺在一张床上的莱克,立即抬起手来试着使用魔法:‘奇怪?为什么不能使用火球了?’

求生是所有人心中的欲望,当他发现即将被编入传说中的炮灰军团时,心中出现求生欲望,不顾一切地想凝结出魔法火球,却发现自己完全感应不到魔法力量,感到震惊却不敢说出来。直到布鲁克为他说话,要求登记人员帮他改变军种时,才醒悟过来,失望地开口阻止。

莱克知道自己是被遗弃的小孩,生母根本没有在意他的情况,加上在家中遭到母亲的排斥,心中出现自暴自弃的想法:‘既然注定我会成为炮灰,就让我成为不死的炮灰吧!’

原本已经够阴暗的心情,加上连续遭到打击,莱克开朗的性格转为阴暗,脸上出现愤恨的扭曲表情,脑中生出找帝国报告的想法。

就在心情越来越黑暗,即将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,一个女孩走进帐篷之中,见到躺在床上的莱克,发出巨大的尖叫声:‘啊!’

被尖叫声打断思路的莱克,吓得当场从床上跳了起来,生气地回头吼道:‘你叫什么叫!我是帐篷内最大的,进来的都归我管。’

女孩这才看到莱克身边的军装,上面绣有小队长的图案,她才领悟到,他是自己的长官,脸色转为苍白,手捂着嘴往外冲了出去:‘天啊!为什么我会被分配到这里?’

看着她冲出帐篷,莱克被吓得忘记刚才的郁闷,感到奇怪地低头看着军服:‘算了,还是换上军服好了。’

拿起军服穿上之后,外面传来吵闹的声响,接着督战官带着女孩走进帐篷,问道:‘很正常啊,你叫什么?’

满脸猪肝色的小女孩,生气地问道:‘这不是女兵帐篷?为什么会有男的?’

感到很无奈的督战官,伸手指向帐篷内的公布栏:‘上面写什么,自己看清楚。’

莱克与小女孩呆呆地看着公布栏,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,另一个军官带着一个男人走进帐篷:‘杰克,你的帐篷在这里,进去吧!’

说完,见到女孩的脸色,军官奇怪地问道:‘露娜,你怎么脸色那么难看?’

露娜用快哭出来的口气道:‘为什么我会被分到男兵帐篷里,我是女的。’

一直以为自己该被分到女兵帐篷的露娜,见到又有个男人被分进这个帐篷,认定自己被分进男兵帐篷,泪水差点直接流了出来。

不识字的莱克也觉得奇怪地问道:‘对啊,怎么塞个女的进来?’

督战官这才知道,这些都是不识字的家伙,头痛地想要解释时,一个女人独自背着包袱走进帐篷,奇怪地说道:‘呃!这么热闹?’

接着,女人选了一张床之后,把简单的行李塞在床下,拿出军服开始整理。

露娜奇怪地问道:‘这里有男人,你怎么都不在乎?’

女人指着公布栏:‘那上面不是写着,长枪营属于男女混编营,男女同舍。’

说完,她根本不理会发楞的露娜,直接走到莱克身前,说道:‘我叫莱茵,你就是这个帐篷的头吧?咱们的遗书箱准备放哪里?’

瞬间,帐篷内的人员全部满脑门黑线地看着她,不知该如何开口,两个督战官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直接的人,悄悄地退出了帐篷。

片刻之后,莱克才醒过来:‘不要那么直接吧,虽然这里是死亡率最高的炮灰营。’

只是,莱克没有想到这么一说,帐篷内的两个人立即哭了出来:‘什么!这里是死亡率最高的炮灰营,我们不想死啊’

情况失去控制时,又有几个人进入帐篷,见到哭泣的露娜与杰克,奇怪地问道:‘怎么回事?刚报到就哭成这样。’

大方的莱茵直接回答道:‘这里是百分百战死的炮灰营,我刚问我们小队的遗书箱在哪边,就……’

这话一说,这些半大小孩也跟着哭了出来:‘什么!我不要死,我要回家’

看着哭泣的队员,莱克心中的负面情绪都被冲淡,走出帐篷外面却听到整个营区内到处充满了哭泣声与女孩的尖叫声:‘不会吧,不过就是死亡率比较高而已,需要这样吗?’

莱茵走到莱克身边:‘长枪营是这样的,让他们哭一晚就行了,否则抱着天真想法很难管理。’

听到这话,莱克奇怪地问道:‘你好像很熟悉?’

莱茵笑着回答:‘我是犯错被下放的,倒是你,才几岁而已,竟然没有负面情绪。’

莱克苦笑:‘莱克·史达,拥有姓氏却没有被启发魔法与武技潜力,不识字。’

简单地听完莱克情况之后,莱茵笑着说道:‘嗯,长枪营确实是个自杀的好地方。’

说完,她拿起东西塞住耳朵之后,回身走进帐篷,直接躺在床上睡觉。

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莱克,只好跟着回到帐篷:‘哭什么哭!快点睡觉,只有认真训练才能活下来。’

说完,他指着睡觉中的莱茵:‘看到了没,她不是活下来了,否则怎么会这么熟悉这里。’

听到这话,队员们看着莱克问道:‘真的吗?我们不想死。’

面对一群十四岁不到的小孩,莱克这个十六岁的大哥哥只好充当长辈,装成很有自信的样子,安慰道:‘放心,只要忍住训练的痛苦,我们都会活下来的。’

将帐篷内的小孩哄睡之后,莱克反而睡不着,走出帐篷,听着周边传来的哭泣声,望着天空说道:‘会活下来吗?我自己都没有把握了,怎么说得那么有自信。’

他就这样望着天空,思考着为什么失去魔法感应能力的问题,直到天空渐渐露出鱼肚白,才走回帐篷之中静静地躺在床上睡了过去。

只是,刚睡着就感到床在摇晃,莱克有点难受地伸手揉着眼睛:‘什么事?不是说有三天的等待时间可以休息。’

一副痞子样的大姐姐莱茵,一脚踩在莱克床头,吼道:‘休息!这是身为队长该说的话吗?给我起来跑步。’

被硬拽起来之后,莱克依然一脸睡相地抱怨道:‘队长不是有特权的吗?’

莱茵见到他的动作缓慢,直接出手脱下莱克的衣服,将军服丢给他之后,吼道:‘我是副队长,有权否决队长的决定,快点,我们在外面等你。’

看着莱茵带着小队成员走出帐篷,莱克知道自己逃避不了,精神一振,穿上军服,走出帐篷:‘我准备好了,出发吧!’

见到都准备好了,莱茵说道:‘今早的任务是绕着营地跑五圈,为了活下去,出发了。’

于是,他们小队就成为长枪营中最早开始训练的小队,自发地绕着营地跑步,令其他小队的人笑话:‘你们看那个小队,难道不知道自己在哪个兵种,竟然还训练呢!’

莱克小队虽然听到很多闲言闲语,却没有任何的反应,主要是昨晚莱克安慰队员们的话语,令他们心中深信,只要训练就能活下去。

所以,这些从小帮父母种田的小孩,咬着牙,跟随在他们身后,虽有落后却不至于跟不上。

跑了两圈之后,莱茵奇怪地问道:‘你以前训练过?怎么一点都没有气喘?’

正常来说,这种跑步即使身怀武技之人也会喘不过气来,可是莱克明明一点武技都不会,却脸不红气不喘地紧跟着,况且他还是凌晨才睡觉的,莱茵才会感觉到奇怪。

莱克笑着说道:‘我家附近有野牛,经常被追着跑,就能这样了。’

本来还想耍点小花招的莱茵,只能无言地继续跑下去了。

因为,原本她的想法是用跑步训练将他们甩掉,然后以大姐姐的身份将这群小孩压制住,让莱克自认不如人,把队长职务让给她。

没想到,莱克不但紧紧跟在她身边,甚至连说话都很轻松的样子,让她感到有点棘手,很难搞定。

不知道莱茵的如意算盘,莱克笑着回头看了一眼:‘速度降慢一点吧,不然他们跟不上来会失去信心。’

听到莱克说要降慢速度,心中暗暗高兴一下的莱茵,接着听到后面的话语,心情转为郁闷地说道:‘好吧,就降慢一点。’

当他们带着小队跑了五圈之后,莱茵说道:‘好了,休息一下准备吃早餐。’

依然原地踏步的莱克笑着回答:‘你们休息吧,我还没有出汗,再跑几圈。’

说完,莱克用刚才两倍的速度,开始绕着营地奔跑,令莱茵双眼睁得大大的,不敢置信地说道:‘不会吧,这是不会武技者能有的速度?’

其实,莱克之所以体力很好,跑步厉害,主要的原因还是大牛。

当初,大牛回到莱克身边之后,见到他整天无所事事,便用牛角顶着他跑步,只要他稍有偷懒或是慢了一点,就让他的屁股见血,刺激他前进。

将他累得半死之后,休息一周,再继续训练,一次两次的强力训练,终于令莱克知道,要保持屁股完整就要乖乖跑步,直到大牛满意为止,他才能有今天这种体能。

于是,当莱克再度绕了一圈之时,莱茵忍不住追上去问道:‘你不是没被启发斗气潜力?’

正常来说,莱克这种速度,只有启发斗气潜力的武技修炼者才能达到,即使莱茵这个启发潜力却没有修炼出斗气的武者,都没有能力跑出这样的速度。

现在却见到眼前出现一个连武技都不会的人,跑出这样的速度来,怎么不叫她惊讶。

听到问话,正在跑步的莱克原地踏步地说道:‘你要是经常被野牛追,也能像我这样了。’

说完,莱克丢下莱茵继续前进。

莱茵满脸黑线地说道:‘不会吧,我怎么不知道野牛能坚持这种速度?’

众所皆知的是,牛这种动物,力量虽大却无法坚持速度,骑士才会选择马或魔兽,而不是牛这种力量巨大的动物。

想不出答案的莱茵回头对着小队道:‘赶快冲洗一下,吃完早饭还要训练。’

露娜一听到还要训练,整个人瘫软了下来,抱怨道:‘什么!还要训练,这样怎么受得了?’

几个队员相继抗议,莱茵口气强硬地说道:‘想活下去吗?训练,否则去写遗书。’

说完,她走进帐篷拿上盥洗用具,抛下队员们,走进浴室冲洗身上的汗水。

小队成员看着莱茵生气地离开,强拖疲惫的身躯,走进帐篷内拿起盥洗用具跟上她。

直到队员们梳洗完毕之后,莱克才完成跑步,回到帐篷说道:‘唉,这里实在太小了,跑起来都不流汗的。’

这话一出口,帐篷内的气氛瞬间转变,要是眼神可以杀人,莱克早被千刀万剐。

不过,他们遇上的是莱克这个感应迟钝者,他根本不在意眼神轰杀,说道:‘时间到了,我们去餐厅吃饭吧!’

于是,莱克的小队个个发出奇怪杀气,跟着他走进餐厅用餐,吓得其他新兵见到他们都主动让路。

静静地用完餐后,莱茵开口说道:‘队长,你去找军需官借障碍训练场。’

由于军营还在接收新兵,人员都在休息之中,训练场地根本没有人使用,莱克轻松地借到场地,带着小队过去训练。

进行障碍跑步训练时,莱茵在队伍后面吼着:‘快点!再快一点,想要在战场活命,就给我跑快一点。’

他们就在这种逼迫下,训练了一周之后,长枪一营的士兵终于到齐。

督战官拉着一车箱子,前来发布命令:‘注意!今天全员休假,可以预支一个月的军饷,进入城中消费。’

莱克正想着要去哪里玩之时,莱茵凶狠地说道:‘全部不许去,钱给我存起来继续训练。’

差点哭出来的队员,双眼睁大地望着莱克,想请他出面否决这个决定,却听到沉思中的他开口:‘算了,为了活下去,还是继续训练好了。’

三天之后,莱克的小队被转移到帝国首都卡沙南边十公里的军事训练基地。

分配完宿舍之后,大部分女性成员生气地找上督战官抗议。

‘为什么浴室不分男女?’

‘不行,不能这样,绝对不能这样。’

‘我才不管军方如何,我们不和男人使用一个浴室。’

随着女兵们不断地抗议,长枪一营指挥官卡尔·赖特面对胡闹的女兵,呼叫出督战队之后,下令:‘全部人员集合,小队指挥官去下面解释。’

将人员集合之后,负责各小队的督战官,来到小队处宣布军规,让这些不认识字的新兵知道,在军队里面是没有男女之分,同吃同住之外,浴室也只有一个男女共用的集体浴室。

这些话,再度引起女兵们的抗议,每个小队都出现女孩们的尖叫声。

督战官吼道:‘你们鬼叫什么?再吵,军法伺候。’

女兵们还来不及抗议,后方又传来督战官的吼声:‘你竟然还不醒悟,根据军法,裸奔军营两圈。’

女兵:‘不要!你这是在侵犯人权。’

督战官:‘闭嘴,在军队中你只是一颗棋子,你完全没有人权。’

女兵:‘骗人,你这是姓侵害,我要投诉。’

督战官:‘来人,把她脱光,不脱就杀了!’

听着男女的吵闹声,人们好奇地回头,见到一个哭泣的女孩,身上衣服被撕裂到衣不附体,双手抓着仅剩的布料遮身,在督战官皮鞭的逼迫下哭泣着跑动。

男兵们皆睁大着双眼看着女孩的身体。

女兵则双手抓着自己的衣服,泪水哗啦啦地往外流:‘我们不要和男人一起洗澡。’

她们的反抗,被眼前脱衣跑步的女孩击溃,双眼看着后面拿刀的督战队,听着不断打在女孩身后的皮鞭声。

‘啪!啪!’

‘快点!还不跑快一点。’

只有莱克觉得奇怪,悄悄地用手肘戳了一下莱茵,问道:‘你当初进来时也这样?’

莱茵还没来得及回答,就听到督战官吼道:‘跑啊!再不快点我就让全军营的男兵把你强奸至死,别以为你很重要,不认真训练,上了战场全部死光,谁在乎你是男是女,竟然还有心情抗议男女共用浴室的问题。’

莱克感到军队完全没有人权,皱起了眉头。

莱茵在他耳边悄悄地说道:‘那个女孩其实是督战官贝克·雷纳,演戏的。’

莱克忽然感到头发贴到前额,被当成了黑线……

3

第3章

浴室闹剧结束后,新兵很乖巧地回到宿舍。

长枪一营指挥官卡尔·赖特对着副指挥官说道:‘真不知道这些小孩在想什么,都快没命了还计较浴室的问题。’

副指挥官法斯·沃德笑着回答:‘我比较有兴趣的是那个叫莱克的农夫。’

这些天来,莱克的一切都在指挥层的注意下。

因为,历年来从没有人进入军营的第一天就开始训练,就算是犯错被下放的老兵都没有这样训练,再加上莱克跑步的速度,实在很难令人相信他没有被启发斗气潜力,才会这么注意他的情况。

就在指挥群讨论莱克之时,回到小队宿舍的露娜等几个女孩,很不服气地来到莱茵身边,问道:‘为什么你一点都不生气?’

身为老兵的莱茵笑指着浴室说道:‘厕所是有门的,浴室可以规定时间分开就行,有什么好生气?’

女队员闻言都楞住了。

男队员们也跟着楞住,这些对异性正好奇的小孩,心中正萌生龌龊想法,却因为莱茵的话语而破灭,只能失望地躺在床上暗想:‘好可惜哦,还以为能一起洗呢!’

没有这些想法的莱克拿起衣服说道:‘我是队长,先去洗没问题吧!’

对莱克体能感到好奇的莱茵,见到他要进浴室,心中的好奇感升起,想要了解一下他身体是否有特殊的改造,在他要进入浴室时,抓住他:‘当然没有问题,不过我是副队长,帮你擦背培养点感情怎么样?’

说完,她拿起盥洗用具搂着莱克的肩膀,拉他一起进入浴室,让小队成员双眼睁大地看着他们,男的心中大叫愿意,女的却羞红了脸。

长期处在封闭环境下的莱克,身边只有魔兽大牛陪伴,不像其他男孩那样早熟,对于女人还没有产生欲望,回头将莱茵从头看到脚,再从脚看到头之后,开口说道:‘这位“大”姐姐,您的年龄对我来说有点大,我还是自己洗就好。’

冷场,小队宿舍陷入了绝对的冷场,一股淡淡的杀意在宿舍内慢慢形成,队员们凶狠地看着莱克,心中发出绝大的杀意:‘怎么可以拒绝女方主动!真是过分,我要上报帝国让队长被抓去浸猪笼。’

赤炎帝国由于保护赤魔骑士团的法令,导致整个帝国慢慢倾向女权社会,女人越来越大方,越来越主动,造成男人拒绝女孩的求爱是一种罪,比杀人放火还严重的罪,队员们才会面带杀意地看着莱克,而且不分男女。

感到阵阵杀气产生,莱茵搂着莱克肩膀,将他的脑袋拉到胸前,另一手抓起一颗深红色的苹果:‘吃过苹果没有?’

好不容易将脑袋从波涛胸涌中解脱,莱克说道:‘没吃过,这有什么关系?’

由于莱克的身份是农夫小孩,还是不得宠的一个,属于他的补助金都被母亲分给了弟妹,从小几乎没有吃过水果,苹果这东西还是第一次见过,怎么可能吃过。

于是,莱茵笑着咬了一口苹果,说道:‘没吃过苹果的你,第一次摘树上的苹果吃,会选择青色的?还是红透的?’

被引入陷阱的莱克,迷糊地说道:‘当然是选择红透的吃啦!’

等的就是他这句话,莱茵直接抓起莱克拖进浴室之中:‘那就对了,这是长官时间,其他人不许进来。’

片刻,浴室传出声响:‘喂!擦背就擦背,干嘛整个身体贴上来?’

莱茵:‘你的身体太脏了,这样才能洗干净,呃!长大了耶,来,让大姐姐好好照顾你。’

浴室外的半大小孩们,满脸通红的互相看着,思绪不知飘到哪里去了……

‘呜呜’

第二天,天际刚刚出现一丝光芒,新兵们还在熟睡之时,巨大的集合号角声响起,督战兼训练官冲进宿舍吼道:‘注意!三分钟内集合完毕,否则裸奔营地十圈。’

还处于迷糊状态的新兵,听到‘裸奔’二字,立即从床上跳了起来,完全忘了这是男女混合宿舍,直接换上军服:‘快点,否则要裸奔了。’

这时候,只有莱克与莱茵两人轻松地起床,整理床铺之后,走进浴室洗脸、刷牙,才走出宿舍集合。

因为,莱克原本的衣服没有军服穿起来舒服,才会穿着军服睡觉,莱茵这个老兵则是知道早上一定会被下马威,才能这样轻松的应对。

然后每天就是起床早操、吃饭、训练、训练,再训练,早上体能,下午刺枪,晚上加倍训练的课程,直到三个月后才迎来了假期,让他们休息两天时间,进城对人生进行最后的告别。

由于他们隶属于长枪第一营,依照数字来编排的习惯,是第一支进入战场的部队,经过这三个月的训练之后,会立即被派往战场加入战斗之中,才会在结训之时发放军饷,放他们两天假进城消费,让这些军饷再度流进国库。

正当小队成员以为他们还需要留守训练之时,莱茵整理好行李说道:‘你们也整理一下,领完军饷我带你们进城好好玩一下。’

‘可以休假了,好棒。’

于是,身为副队长的大姐姐莱茵,带着这群最大十六岁的小孩,进入了首都卡沙开开眼界。

当他们经过数小时的步行,进入卡沙这个大城市时,莱茵说道:‘先找地方住宿,再带你们去寄钱回家。’

他们都是孝顺的小孩,拿到军饷的时候,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钱寄回家中,莱茵才会这样安排。

身为队长的莱克笑着说道:‘莱茵很熟悉这里,她决定就行。’

当莱茵带着他们走进熟悉的酒店时,老板见到她立即说道:‘啊!美丽的莱茵又被下放到炮灰营了,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吧!’

一见面就被泄了老底,莱茵生气地吼道:‘该死,一见面就翻我的底,这次我要三间房,只给两间房的费用。’

老板脸色黑暗地看着莱茵,说道:‘你太过分了吧,开个玩笑而已,需要这样吗?’

和老板很熟的莱茵,根本不管他的抱怨,回身说道:‘杰克、拉丁、奇克一间,露娜、米尔、辛迪、爱丽一间。’

她抓着莱克说道:‘你别跑,队长需要和副队长住在一起。’

领着他们去房间的老板,见怪不怪地笑着说道:‘哦!你的口味变了,开始吃嫩草了?’

对于美女,没有相当自信与坚定意志力的人,根本无法拒绝对方的请求,况且莱克是个仅仅十六岁的青年,有着坚定的意志力没错,却因为知识的缺乏少了一点自我,表面抗拒,内心却很高兴地被抓进房间之中。

‘来,姐姐帮你换衣服。’莱茵道。

满脸黑线的老板,只能带着其他队员们,去他们的房间休息了。

成员们以为需要数小时的时间,准备先休息时,莱茵已经带着莱克走出房间,说道:‘我带你们去寄钱,等一下人就太多了。’

‘莱克,我在这里。’

莱克一行人来到帝国开立的银行时,忽然听到一个女孩的叫声。

小队成员回头时,莱克已经走了过去:‘芬克斯,你怎么也在这里?’

芬克斯隶属于魔法师军团,与长枪营的休假时间不同,莱克才会感到奇怪地询问她怎么会在这里。

见到莱克,很高兴的芬克斯开口说道:‘我们有两天休息,然后就要出发去东边的克拉克要塞,你们呢?’

克拉克要塞,建立在帝国东面的环山隘口处,用来防守山脉另一边的几个特大型国家。

由于东面被一片布满恐怖魔兽的高山阻隔,形成东面国家进入欧克大陆的唯一通道,才会成为战乱不断的兵家必争之地,还好赤炎帝国早在帝国建立之时,建立起了阻隔的要塞,才能保持数百年不倒。

听到芬克斯的话,莱克回头问道:‘有没有人知道我们的目的地在哪里?’

莱茵:‘我们只是炮灰兵种,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告诉我们。’

由于东面国家每几十年都会集中武力,试图攻破要塞,帝国才会每到这个时候,就开始征兵,送到克拉克要塞协助防守。

听到这话,站在后面的露娜高兴地说道:‘这样说来,我们可能不会遇上战争了。’

不过,芬克斯却说道:‘帝国收到对方正在征兵的消息,才会提前征兵。’

闻言,露娜失望地低下脑袋。

芬克斯拉着莱克说道:‘现在军队都放假了,我们找不到地方住,你呢?’

莱克笑指着莱茵,说道:‘她认识酒店老板,你们找不到地方住吗?’

一瞬间,芬克斯身边多了好几个女孩,双眼睁大地看着莱茵,很有默契地同时说道:‘姐姐,能帮我们吗?’

莱茵见到一群小女孩,用那闪动着泪光的眼神看着她,有点无力地说道:‘酒店已经没房了,晚上你们和我睡吧!’

身穿魔法学徒长袍的女孩们,在莱茵一时心软开口同意后,高兴地说道:‘好棒,晚上请你们吃饭。’

这群女孩全部都是魔法师军团的新兵,军饷比别的军队高了一倍,才会大方地说要请客。

听到这话,莱茵笑着说道:‘我们要先去寄钱回家,然后再回酒店吃饭吧!’

莱克小队把钱寄回去之后,带着芬克斯他们回到酒店。

老板脸色难看地说道:‘莱茵,别再带人来了,我不是说已经客满了吗?’

莱茵笑道:‘放心,我的房间给她们挤一下就够了。’

原本脸色发黑的老板,才松了一口气:‘那就好,还以为又要折腾我这身老骨头了。’

莱茵根本不管老板,直接带着他们走进餐厅,说道:‘点餐吧,吃完我们去买武器。’

听到要买武器,莱克奇怪地问道:‘军队不是会发,为什么要自己买?’

莱茵笑着解说:‘我们是俗称炮灰的长枪兵,你以为是魔法军团啊,历年来能活下来的人,武器、防具全都自己买。’

原来,对于炮灰营,除了伙食很好之外,武器装备都烂到不行,上战场之后,能捅穿敌人算好运,就算捅穿抽出来也不能再用了,想要自保就需要杀一个敌人之后,赶紧找寻没有攻击过敌人的武器。

否则,杀人之后,就只能成为没有武器的活靶子,等待人家过来攻击。

感到很无言的莱克,有点悲哀地说道:‘那不就是说,没有自己买武器的人,战死的可能性很高?为什么国家不发好一点的?’

莱茵拿起食物说道:‘你们都是一群没杀过人的新兵,给好武器还不是一样死。’

队员们看着她不在乎地吃着东西,心中感到难受地想着:‘杀人!这是什么感觉?’

莱克他们的小队比较特别,登记人员知道莱克拥有史达姓氏之后,为了特别照顾他,把一些在家中曾杀过动物的人员,编排进他的小队,加上莱茵这个经常殴打长官而被下放到长枪营的剑兵,令他的小队,比其他小队的心理素质稍微强上了那么一点。

所以,整个小队的想法才会与别人不同,听到杀人,心中想的不是将一个活人杀死的恐怖,反而是‘杀人有什么感觉?和杀动物有什么区别?’。

冷场之时,芬克斯忽然说道:‘莱克,别担心,我只寄一半的钱回家,剩下的给你买装备。’

周边的魔法学徒都感到奇怪,为什么芬克斯会放弃自己的需求,将钱给莱克。

莱克开口说道:‘别担心,钱我没有寄回去,等一下去看看吧!’

老板忍不住走过来问道:‘对了,你这次怎么不是队长?’

每次莱茵被下放之后,都会成为队长,带领着小队在战争中活下来,没想到这次竟然只是个副队长,老板才会开口询问。

莱茵不在意地随手一指莱克,说道:‘这家伙是有姓氏的。’

别人感到奇怪时,莱茵接着说道:‘如果不是他,我不可能进入这个小队。’

虽然莱茵是犯错才被下放的,本身却是个即将产生斗气的老兵,进入长枪营,基本上都会被放在队长的位置,小队也都会被放在敌人比较少的边缘地带。

这次,莱茵被调进已经有队长的小队中,令她了解到,‘该死的卡尔,竟然要我过来带小孩,这次凶多吉少了。’

由于她每次被下放到长枪营,所在小队几乎都能活下来,才会被丢进来保护莱克。

她之所以认为自己凶多吉少,主要的原因也是莱克,由于他拥有史达这个姓氏,被分进俗称炮灰营的部队,根据帝国不养废物的原则,开战时一定会被放在敌人最多攻击最密集的地方,让他战死以免浪费国家粮食。

没事又中枪的莱克生气地说道:‘这又不是我愿意的,能不能不要再说了。’

场面一时冷场之后,老板开口说道:‘既然这样,你只要活过一场战斗就轻松了。’

这话很明白的表示,只要一场战斗之后,这个小队就会死光,只剩下莱茵这个老兵活下来,以后就能轻松了。于是,餐桌上,小队成员一个个眼睛红了起来,泪水在眼眶处打转地看着莱茵,等待她解释。

见到情况严重,莱茵白了老板一眼,很有自信地说道:‘放心,在战场上只要能跟紧我,保证能活下来。’

这句话出口之后,场面才控制住,莱克却有点担心地看着莱茵,没有说话。

因为,这些话令他想到这个小队因他的关系,一定会被派到最危险、战死率最高的地方,心中有点不忍拖其他人下水。

莱茵有点误会莱克的想法,开口说道:‘你担心什么,凭你的速度,不要被人包围绝对能跑掉的,不需要我照顾。’

话已经说这么白了,莱克只好继续吃他的东西。

旁边的芬克斯伸手握住他,说道:‘别担心,我以后会保护莱克的。’

苦笑中的莱克不知道,其实莱茵原本的打算是混过一场战斗,让他战死之后自己继承队长的职位,让上面把她的小队调到最边缘,只要混过五场战斗,她这个会武技的老兵,就能调到其他较安全的部队。

只是,见到莱克的速度之后,她心中升起好奇的想法,假借培养感情抓着他一起洗澡,将他扒光检查身体是否被改造过,这才会发生浴室闹剧。

也在这个闹剧中,她见到了改变她主意的东西,就是莱克背后的脊髓处,有个魔兽的契约纹,而且还是魔兽主动契约的魔纹,才会改变主意。

想到这里,莱茵忍不住问道:‘对了,你说被野牛追,怎么活下来的?’

觉得莱茵话题转得很快,莱克嘴里咬着食物,奇怪地反问:‘怎么忽然问这个?’

他不知道的是,这个世界上的魔兽骑士很少契约野生魔兽,大部分都是探险家进入魔兽居住区偷来幼崽,卖给别人契约成为魔兽骑士,那些人身上的契约魔纹,大都在手上,而且不是很完整。

只有魔兽主动契约,才能在人类身上出现完整的契约魔纹,得到魔兽的能力,莱茵才会试探莱克的口风,询问那些野牛的情况。

不过,感到奇怪的莱克反问之后,还没有得到回答,没有心机的芬克斯立即抢着说道:‘说的是大牛吗?那只大笨牛好坏哦,被莱克救了一命之后,竟然跑来追着他跑,差点累死他了。’

大嘴巴芬克斯,一下子把大牛的事情说光了,莱克苦笑着说道:‘那只野牛,过一段时间就来偷麦子吃,我打它,它追我。’

知道莱茵能听懂的莱克,故意说野牛来偷麦子被他抓到,然后才会追着他跑,让她知道自己不想说出实话。

领悟到他口中的大牛其实是魔兽,莱茵知道他不想说出来,笑着说道:‘吃饱了吗?我带你们去买装备吧!’

当莱茵带着莱克他们来到购买装备的大街,才发现要买武器的人不少,而且都是长枪营出来的人员,一个个小队都在督战官的带领下,来到这里购买武器。

莱克感到奇怪地问道:‘为什么我们没有督战官带领?’

别人都有督战官带领进城,只有他们自己过来,莱克感到有点不公平。

莱茵笑着说道:‘因为这个小队有我,督战官拿不到油水。’

一句简单的话,说出军中的黑暗面,令莱克他们庆幸自己的幸运,有莱茵这个地头蛇带领才不会被拿回扣。

众人跟随着莱茵走进一家破旧的装备店,莱茵大方地开口吼道:‘老板,我带人过来买东西,还不快出来迎接。’

一位有点瘸腿的老头从后面房间走出来,见到莱茵带着一堆人进来,而且还有魔法职业的人员,生气地吼道:‘该死的莱茵,难道就不能放过我吗?连魔法学徒都带来,想要亏死我啊?’

莱茵一脸不在意地说道:‘亏什么亏!我们是有付钱的。’

老板生气地吼道:‘付钱!你敢说付钱,这些新兵身上能有几毛钱,到头来还不是用欠的。’

好的武器防具,动不动都要很多金币,根本不是这些新兵能负担得起,而且他们还是战死率最高的兵种,分期付款的后果,大部分只能成为找不到人收的呆帐,老板才会这么生气。

可是,莱茵却不在乎地对着小队成员说道:‘防具选择弹性高的,武器只能长枪,最好是全金属的,自己挑吧!’

说完,莱茵走到老板身边,说道:‘我的武器呢,拿出来吧!’

莱茵经常犯错被下放,活下来之后调回去,犯错又被下放,装备店老板才会将她的各式武器保存好,等她回来领。

只是,老板刚转身之时,正在挑选武器的莱克胸前护心甲盖住的幸运符,忽然发出淡淡的光芒,一闪而逝。

接着柜子顶端的玻璃柜破裂,一把武器从柜子里掉下,砸在莱克的头上:‘哎呦!好痛,救命啊’

未完待续……

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系统发生错误】继续阅读哦~~~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iinz-K站-K站资源下载,最全,最新资源福利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iinz.net/85783.php

作者: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