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者荣耀里新英雄澜的cg里,王者荣耀出过的cg动画

为什么《王者荣耀》的CG动画越来越长了

探索MOBA叙事的方向。

B站上线半个月,《玉城之子》的播放量已然逼近550万,这使它成为《王者荣耀》官方账号在该平台播放数据最高的动画CG短片。

为什么《王者荣耀》的CG动画越来越长了


究其数据的原因,从叙事风格,到剧情节奏,乃至于具体的人物塑造,《玉城之子》与之前的CG动画相比,皆有独到之处。但最容易让观众感知的一点,其实是这段动画的时长——整整十分钟,而且是脉络清晰,扎扎实实地讲好了一个故事。

1


《玉城之子》,顾名思义,这是专属《王者荣耀》云中赛年首位新英雄——玉城大王子暃的故事动画。以暃的经历作为剧情主线,这段长达十分钟的短片聚焦于玉城剧变的事件节点——长期以来,玉城被大将军夺权专政。由于政治理念不和,二王子摆下“鸿门宴”欲除去大将军,却不知姜越老越辣,身边心腹早已被策反。关键时刻,大王子暃撕下平日里的纨绔伪装,兄弟俩联手击败大将军,报得父仇之后,暃又一力承担下所有,与伽罗、兰陵王离开玉城,开始云中漠地的新故事。

不难看出,“剧变”前夕,大将军掌权,暃是个颓废无能的纨绔子弟;“剧变”发生,为救弟弟,暃卸下伪装,结束隐忍,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;“剧变”尾声,暃将大将军了结,为弟弟背负起过往一切包袱后,便在同伴的帮助下顺利脱身——跟随着故事节奏一步步抽丝剥茧,新英雄的角色形象由外而内立了起来。

你以为他是个沉迷酒色的不入流公子哥,实际上他是个数年如一日的复仇者,你以为他是个卧薪尝胆的阴谋家,实际上他又是个爱和同伴打趣,自由浪荡,对权力毫无觊觎之心的贵公子。父子之间的薪火相传,兄弟之间的互相帮持,战友之间的惺惺相惜……复杂的人物关系发展出复杂的情感纠缠,也塑造出更为鲜明的人物性格。

当然,作为2022“千色云中”赛年的开篇之作,《玉城之子》承担的叙事职能又不止于此。欧阳修所著的《新五代史》四夷附录第三中,曾记载过一个因产玉而闻名的古国,“其河源所出,至于阗分为三:东曰白玉河,西曰绿玉河,又西曰乌玉河。三河皆有玉而色异,每岁秋水涸,国王捞玉于河,然后国人得捞玉”。动画短片中的玉城便很可能以此为原型致敬。

为什么《王者荣耀》的CG动画越来越长了

从建筑设计,到服饰装扮,乃至于兵器样式,玉城几乎是基于全方位对大众印象中的异域做了适配。俯瞰玉城,能够看到玉城广场上的喷泉奇观,这种独特的凿井术曾被王国维记载于《西域井渠考》中;玉城人偏爱的鞋子款式,鞋尖而上翘,借鉴了传统的异域服饰;甚至于暃的那把玉把刀,在《宋史·于阗国传》中也曾有过记载。

为什么《王者荣耀》的CG动画越来越长了

动画短片对玉城的人文风貌进行了细致的刻画,以至于玉城本身几乎成为了平行与暃的一条隐藏叙事主线。先王时期,它是兄弟俩成长的港湾;大将军执政,上位者借其不顾一切地牟取利益;夺权之后,它又成为新王誓死守护的家园——描绘人物,同时描绘人物演出的舞台,这样的双线并进并非灵光乍现,而是由《王者荣耀》整个2021“不夜长安”赛年铺垫而来。

去年,王者正式开启首个围绕IP世界观展开的赛年,决定将各自独立的赛季更新,整合为具有叙事连续性、任务关联性的赛年更新。简而言之,也可以理解为,将原本零散的碎片化叙事,整合为系统化的长线叙事。

如今回顾“不夜长安”的叙事手法,其实已经可以一窥《玉城之子》的影子。

聚焦到点,这段故事由一位位个性鲜明的角色串联而成。司空震、云缨、尧天组织,皆因具体情景中的具体行为而鲜活、真实。


拉长至线,整段故事起承转合脉络清晰。“上元夺魁”赛季写长安的繁荣昌盛,结尾才抛出悬念。“长安密探”“长枪掠火”赛季写长安的暗潮涌动,阴谋展露端倪。最终“落子无悔”迎来高潮,狂风骤雨之后,长安迎来真正的太平——四个赛季相互串联进行叙事,不只是写人,更是写舞台,写世界。

为什么《王者荣耀》的CG动画越来越长了

公孙离上元夺魁的惊鸿一舞,道尽长安风华,在B站的播放量也超过了300万

这一年的经验积累集中呈现于《玉城之子》中——对新英雄暃而言,它本身是一个相对完整,能够独立欣赏的故事;而对云中漠地这片区域来说,它又是一个更为巨大的故事的第一环。于是,正如其播放成绩所展现的那样,面对MOBA叙事薄弱的问题,《王者荣耀》踏出了新的一步。

2


对比2020年末为新英雄澜推出的CG动画《目标》,《王者荣耀》在叙事侧重上发生的变化会相对明显。

为什么《王者荣耀》的CG动画越来越长了


《目标》这部片子,目前在B站的播放数据为530万,只稍逊于《玉城之子》,同时片长也接近9分钟。仅看成绩与游戏为其花费的“笔墨”,澜与暃确有相似之处。

然而,从故事的类别来看,《目标》与《玉城之子》的叙事风格略有不同。澜的故事,剧情聚焦于冷酷杀手与天真女孩的身份冲突,着重于情感的细腻刻画,继而完整呈现出主角一点一点由黑暗引向光明的转变过程。

它首先是一个独立的故事,尽管故事本身可能称不上新颖,但只要切实把握住角色之间的情感变化,就能令作品拥有打动人心的力量。在这一点上,《王者荣耀》的人物设定,可谓达到了水准之上。

而在今天,弱故事、强形象类的IP,依然可以大放光彩。

以至今热度不低的玲娜贝儿为例,迪士尼仅靠一个极精炼的故事,就将这只粉红狐狸的爱探险、热心肠、大大咧咧全盘呈现,并由此收获无数游客的追捧。对于天生叙事能力稍弱的MOBA来说,这带来了一种新的思路——做高光人物符号,以人物带叙事。

为什么《王者荣耀》的CG动画越来越长了

玲娜贝儿的故事背景是“森林”,澜的故事背景是“流落海岛”,属于一个性质的“与世无争”

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《王者荣耀》一方面吸收《目标》的经验,也没有完全沿着《目标》的路走下去。依旧以迪士尼为例,玲娜贝儿固然成功,但其所属的“达菲家族”,其余成员的塑造与之相比相差甚远。反观《指环王》乃至于《权力的游戏》,有一套成体系的世界观作支撑,有一个大框架的故事作支架,从咕噜到甘道夫,从丹妮莉丝到琼恩雪诺,无一不令读者印象深刻。

对于注定要演群像戏的MOBA来说,后者的吸引力可能要大得多。

再看《玉城之子》中玉城人文风俗的细致刻画、各方势力间的复杂纠葛、乃至于未完待续,正徐徐展开的云中漠地画卷。这部作品试图传递给玩家的一切,都在服务于一个更为立体丰满的IP故事。

换而言之,在《目标》中被单元剧打动,与角色达成共情的玩家们,面对千色云中赛年“连续剧”的第一集《玉城之子》时,或许能够看见一个更为真实,更具想象空间的王者大陆。

为什么《王者荣耀》的CG动画越来越长了

《玉城之子》的热评,也展现出玩家对《王者荣耀》世界的想象甚至于半玩笑半严肃的研究

精心打造人设,同时又不止于“人设”,进而探索更多人物关系、及其之后的广大世界。从澜到暃,王者似乎找到了MOBA叙事的新方向。

结语


有关《王者荣耀》具体希望讲述怎样一个故事?其实并非一项能够一概而论的议题。

从澜到暃,从繁华昌盛的不夜长安,到盘根错节的云中诸城,从官方漫画锚定的长城守卫军、稷下学院,到与阅文集团合作,“书写作家心中的王者故事”。不限人物,不限地点,不限题材,甚至连载体都不限——王者的故事足够自由,但与此同时又拥有同一个发力点,即描绘出类似漫威那样的广阔王者大陆。

为什么《王者荣耀》的CG动画越来越长了

在这个已经逐渐搭建成型的舞台上,我们能够看到已经发布概念片的“王者荣耀英雄系列电影计划”,能够看到《王者荣耀》从MOBA延伸出去,在同一个世界观下打造出《王者荣耀·世界》这样玩法迥异的新作。它们依托王者的世界而生,又可以在不远的将来进一步填充完善王者的世界——

这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游戏产品对叙事的追求,而是一个顶流IP致力于塑造属于自己的世界的长期主义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iinz-K站-K站资源下载,最全,最新资源福利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iinz.net/85632.php

作者: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